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您的位置:主页 > 寺院佛讯 > 最新佛讯 > 正文

朝礼圣迹 本寺僧俗大众参拜五台山

发布者:能照   来源:天光禅寺




 


  




 


 

   7月18日,为增长道心、提升道念、增进菩提、培植福慧,在天光寺住持能照法师发起和带领下,天光寺僧俗大众一行60人开启了为期七天的“参访朝礼五台山,三步一拜登北台”活动。朝礼圣迹、资益学修,是佛教徒学佛修行的重要形式,也是佛教自身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随着天光寺主体工程相继竣工,天光寺住持能照法师积极注重寺院文化及道风建设,相继开展了一系列弘法文化及法务修持活动。

 

    清晨5时,天光寺两序大众云集大雄宝殿举行普佛法会,祈福本次朝礼五台山活动圆满成功。6时整,在能照法师陪同下,中共青浦区委统战部副部长、区宗民办主任汤洪波,青浦区佛教协会会长昌智法师等,来到欢送现场为大家送行。汤洪波部长首先讲话,对能照法师及天光寺僧俗大众冒着烈日酷暑前往朝山的行为表示敬意,对能照法师倡导并组织本次活动表示充分肯定和赞扬,希望大家既要朝山圆满也要身体健康,祝愿大家一路平安,高兴而去,满意而回,功德圆满!

 

    昌智法师代表青浦区佛教协会,对天光寺近年来在弘法文化及道风建设方面的努力表示赞许和肯定,勉励大家再接再厉,精进学修,坚固道念,增长菩提。

 

    能照法师代表天光寺常住及朝山团所有成员,对前来送行的各位领导和法师居士致以最诚挚的谢意,表示绝不辜负领导们的嘱托和希望,以本次朝礼五台山活动为契机,继续带领天光寺僧俗大众精进学修、定慧等持、弘扬佛法、利益群生、庄严国土、利乐有情。

 

    6时30分,在送行人群的挥手和祝福中,天光寺赴五台山朝礼团踏上了“朝礼五台,荡涤心灵”之旅。

 

    20日清晨5时30分,能照法师带领法师和居士三步一拜朝拜五台山,他们神情坚毅,充满了至诚和勇悍。初升的太阳照耀着他们一袭僧衣,显得分外清净与庄严。上午8时,朝拜活动结束。

 

    21日朝礼团一行参访五台山,每个人的眼神中都流露出殷重的忏悔与祈求,无数的善心善愿汇聚在一起,演绎着朝山之路的庄严。

 

    25日,天光寺在大雄宝殿举行圆满祈福法会,此次朝山功德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回向法界众生。愿世界和平、国泰民安,愿佛法昌隆、正法永驻。

 

    “朝山”是佛教徒至名山大寺进香,以忏除业障或还愿的朝礼行为。又修行者为了表达求道的虔诚,常以跪拜(三步一拜)方式朝礼圣迹。相传古印度即有“巡礼“的习俗,“巡礼“,就是指巡回礼拜佛、菩萨、祖师等之圣迹。在我国也有朝礼四大名山的习惯,不少修行者以“朝山”完成祈求国泰名安、善行天下、断恶修善的心愿,也让自己得道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