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您的位置:主页 > 寺院佛讯 > 最新佛讯 > 正文

本寺住持能照法师受邀出席寿安寺大雄宝殿佛像开光庆典法会

发布者:admin   来源:未知




 



 

   2016年5月28日,上海崇明县寿安寺隆重举行建寺775周年暨大雄宝殿佛像开光庆典法会。

 

    上午9时45分,出席庆典活动的领导嘉宾有:上海市民宗委副主任王君力;崇明县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王为群;崇明县副县长王菁;上海市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佛道教处处长何健;崇明县城桥镇党委书记施金星;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周富根。

 

    出席庆典活动的高僧大德有: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委员、上海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真如寺退居方丈妙灵长老;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海玉佛禅寺方丈觉醒大和尚;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静安寺方丈慧明大和尚;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杭州市佛教协会会长、灵隐寺方丈光泉大和尚;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法藏讲寺方丈光慧大和尚;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扬州大明寺方丈能修大和尚;苏州灵岩山寺监院、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常务副院长弘法大和尚;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宝山寺方丈世良大和尚;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西林寺方丈悟端大和尚等。

 

    寿安寺住持惟觉法师致欢迎词:代表崇明县佛教协会和寿安寺两序大众对诸位领导、诸山长老、嘉宾朋友和护法善信的到来,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和最诚挚的谢意!“道不虚行 遇缘即应”,寺院是社会公器,佛法是社会财富,寿安寺承担的历史使命任重道远,寿安寺面临的建设任务仍然繁重,希望各位善长仁翁,各方贤达一如既往,关心和支持寿安寺,你们今天的善行,必将会得到诸佛菩萨的护持,我们共同期待见证善缘开花结果的那一刻。

 

    一佛出世,千佛护持,今天寿安寺借建寺775周年暨大殿开光的殊胜因缘,诚邀大家欢聚,共同庆贺,在这里我们一起发愿,无论将来是何因缘,若有一人开悟,必将回度今天与会各位,同成佛道,共证真常。

 

    护法居士代表陈伟峰先生讲话。上海瀛通集团向寿安寺建寺775周年庆典捐赠贺仪775000元。“善联功德会”向城桥镇扶贫基金捐款10万元。

 

     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慧明大和尚和崇明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王为群女士分别讲话,崇明岛有着千年的悠久历史,一座寺院的发展离不开当家人的德才素养和带领,希望寿安寺在惟觉法师带领下,领众熏修,精进不懈,切实做好弘法利生的家务,带领寺院在服务社会方面作出更多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