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七月为孝亲报恩月,上海天光寺定于2018年8月26日—9月9日(农历七月十六至七月三十) 启建孝亲报恩地藏月焰口施食法会,设放焰口15堂,以此殊胜功德回向世界和平、国泰民安;施主善信合家眷属消灾免难、福慧增长、身心安乐、如意吉祥、蒙佛加被、早证菩提。

 
    法会期间,可办理超度牌位,亦可随喜办理超度普佛、供斋、圆满焰口等法事,具体事宜请至客堂咨询。
 
    注:小牌位100元/位
           大牌位200元/位
 
    联系电话:021-59849901

    农历七月为孝亲报恩月,上海天光寺定于2018年8月26日—9月9日(农历七月十六至七月三十) 启建孝亲报恩地藏月焰口施食法会,设放焰口15堂,以此殊胜功德回向世界和平、国泰民安;施主善信合家眷属消灾免难、福慧增长、身心安乐、如意吉祥、蒙佛加被、早证菩提。

 
    法会期间,可办理超度牌位,亦可随喜办理超度普佛、供斋、圆满焰口等法事,具体事宜请至客堂咨询。
 
    注:小牌位100元/位
           大牌位200元/位
 
    联系电话:021-59849901

    农历七月为孝亲报恩月,上海天光寺定于2018年8月26日—9月9日(农历七月十六至七月三十) 启建孝亲报恩地藏月焰口施食法会,设放焰口15堂,以此殊胜功德回向世界和平、国泰民安;施主善信合家眷属消灾免难、福慧增长、身心安乐、如意吉祥、蒙佛加被、早证菩提。

 
    法会期间,可办理超度牌位,亦可随喜办理超度普佛、供斋、圆满焰口等法事,具体事宜请至客堂咨询。
 
    注:小牌位100元/位
           大牌位200元/位
 
    联系电话:021-59849901

    农历七月为孝亲报恩月,上海天光寺定于2018年8月26日—9月9日(农历七月十六至七月三十) 启建孝亲报恩地藏月焰口施食法会,设放焰口15堂,以此殊胜功德回向世界和平、国泰民安;施主善信合家眷属消灾免难、福慧增长、身心安乐、如意吉祥、蒙佛加被、早证菩提。

 
    法会期间,可办理超度牌位,亦可随喜办理超度普佛、供斋、圆满焰口等法事,具体事宜请至客堂咨询。
 
    注:小牌位100元/位
           大牌位200元/位
 
    联系电话:021-59849901

    农历七月为孝亲报恩月,上海天光寺定于2018年8月26日—9月9日(农历七月十六至七月三十) 启建孝亲报恩地藏月焰口施食法会,设放焰口15堂,以此殊胜功德回向世界和平、国泰民安;施主善信合家眷属消灾免难、福慧增长、身心安乐、如意吉祥、蒙佛加被、早证菩提。

 
    法会期间,可办理超度牌位,亦可随喜办理超度普佛、供斋、圆满焰口等法事,具体事宜请至客堂咨询。
 
    注:小牌位100元/位
           大牌位200元/位
 
    联系电话:021-59849901

    农历七月为孝亲报恩月,上海天光寺定于2018年8月26日—9月9日(农历七月十六至七月三十) 启建孝亲报恩地藏月焰口施食法会,设放焰口15堂,以此殊胜功德回向世界和平、国泰民安;施主善信合家眷属消灾免难、福慧增长、身心安乐、如意吉祥、蒙佛加被、早证菩提。

 
    法会期间,可办理超度牌位,亦可随喜办理超度普佛、供斋、圆满焰口等法事,具体事宜请至客堂咨询。
 
    注:小牌位100元/位
           大牌位200元/位
 
    联系电话:021-59849901

    农历七月为孝亲报恩月,上海天光寺定于2018年8月26日—9月9日(农历七月十六至七月三十) 启建孝亲报恩地藏月焰口施食法会,设放焰口15堂,以此殊胜功德回向世界和平、国泰民安;施主善信合家眷属消灾免难、福慧增长、身心安乐、如意吉祥、蒙佛加被、早证菩提。

 
    法会期间,可办理超度牌位,亦可随喜办理超度普佛、供斋、圆满焰口等法事,具体事宜请至客堂咨询。
 
    注:小牌位100元/位
           大牌位200元/位
 
    联系电话:021-59849901

您的位置:主页 > 佛学知识 > 讲经说法 > 正文

何必人一走,就让茶凉掉呢?

发布者:能照   来源:天光禅寺

     晚清将领骆秉章虽然位高权重,但平日里乐善好施。他手下有一个叫张全的小吏,家境清寒,与身患残疾的老母相依为命。骆秉章得知后,就命侄子每个月都给张全家中送去米粮。

 
  一天,侄子向骆秉章汇报完事情正准备离去,骆秉章突然叫住他:“你这月有没有给张全家送去米粮?”侄子一脸诧异地回答:“没有。他上月不是已经不再为您做事了吗?”骆秉章听后,起身倒了一杯热茶,放在暖炉边,然后拉着侄子去园中走了一圈。
 
  等他们再回到书房,骆秉章把那杯依然温热的茶递给侄子。侄子喝下后不禁微笑,暖茶让他浑身舒爽。骆秉章见状问道:“倒了茶离开,然后再回来时,你是希望茶变得冰凉,还是依旧温热?”
 
  “当然希望依旧温热。”
 
  “这就对了。”骆秉章点点头,“张全刚离开,如今尚未安顿好,正是最忙乱的时候。我们再帮他几次,等他走上正轨后再放手也不迟。何必人一走,就让茶凉掉呢?”侄子起身称是,连忙去送米粮。
 
  人走茶凉,虽是世间常态,却也令人寒心。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力给人留一杯温热的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