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您的位置:主页 > 佛学知识 > 讲经说法 > 正文

静波法师:弘法,出家人永恒的使命

发布者:能照   来源:天光禅寺

 

    《楞严经》说:“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在《思想录》中说:“目前的时代,真理是那样幽晦难明,流言又是那样根深蒂固,以至于我们除非热爱真理,我们便不能认识真理。”

    作为一个选择佛教信仰的出家人,因缘是大乘佛教,那么在现实中,定位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就必然是我们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佛教的发菩提心和行菩萨道是密不可分的,也就是“不二法门”。在《维摩经》的法供养品中,提倡用佛法供养自己和他人,从而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通过弘扬佛法,利益众生,从而完成自利。应该说,这就是菩萨行!而弘扬佛法,利益众生,就是“诸供养中,法供养最”。虽然如此,我们还要面临几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一、佛教面临的现状

    1、古代印度佛教现实

    从佛教的典籍中,我们知道:“九十六种外道”,“六十二种邪见”在佛教传播中的困扰。当时的情行,印度沙门集团林立,都在追求和传播解脱自在,于是有持苦行、牛戒、狗戒等。佛陀出世教以学佛成佛之法,如日丽中天、浩月当空,而佛陀的弘法环境不甚乐观,于是有“生中国难”之说,据说是中印度的“摩竭陀国”。佛陀及弟子们也曾因为弘法遭受过迫害,佛陀灭度后九百年左右,不仅部派佛教知见纷纭,就是外道思想对佛教的伤害已经到了不能击鼓撞钟敲打法器的地步。于是龙树、提婆出世中兴佛教,可见“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2、现代佛教的忧思

    当走进佛历2553年之际,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佛教的末法时代。就大陆而言,全国有几万所寺院。因为弘法事业的欠缺,佛教的存在,单就人们把烧纸、算命、看风水误以为佛法而加以接受。就足以使佛教受到污染,不能正见正行。虽然有人们对现实利益的诱惑,充满功利色彩的成分,从而对佛教产生的误解和误导。但佛教自身责任的迷失成分是不容忽视的。我们扪心自问:“生为佛子,当做佛事”,“弘法是家务”,“不忍众生苦,不忍圣教衰”等等。我们的出家人到底努力了多少?尤其是随着社会财富的增加,寺院经济随之而增长的现实,出家人自身生存压力减少,甚至生活条件更加优越的情况下,部分佛教徒不思进取;还有就是,佛教徒整体素质需要提升更是一个不争的现实……

    但无论如何,对于弘法的热情不足,阻碍了自身责任的担当。于是,更多的人依然不了解佛教,无法受益于佛教。对于出家人自身的价值和成就,无疑是一种欠缺,正如孔子所说:“德之不修,学之不讲,是吾忧矣!

    二、关于方便的思考

    方便是相对根本而言的。而根本就是空、无相、无作三解脱门。在《无量寿经第五》中,因地之际的阿弥陀佛——法藏比丘,因为对定自在王佛的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不是相应,于是发心五劫思维空性。其实就是寻找“根本”的过程,因为有了这个根本,“空性”加之愿力和妙有,于是,众缘和合,西方极乐世界得以成就。在吉藏大师《大乘玄论》中引用《大品经》说:“菩萨住二谛为众生说法,《大智度论》解释“为执有者说空,为执空者说有”。可见,佛法中说有说空,都是方便。因为本无实有实空,所以方便不能成为借口,方便不是随便。方便只是改变众生执着的一种工具和手段,或者是一种修行的下手处。应当这样感悟,根本是方便的根本,方便是根本的方便。

    在《大乘玄论》中探讨佛性“本有”和“始有”的问题,有时说“本有”,有时说“始有”,其实佛性非“本有”非“始有”,只为不同类众生说本说始。如因众生无有信心,为鼓励而说“本有”,但又因众生懈怠,从而说因修而证,于是又说佛性“始有”。《大智度论》说:“般若将入毕竟空,绝诸戏论;方便将出毕竟空,严土化人。”佛教的弘法过程就是要通过种种的善巧方便,回归最终根本;拥有根本之际,运用种种善巧方便,广结善缘,广度众生。佛教的弘法本身就是一种修行,一种功德,不仅要身体力行,且要随喜赞叹功德。因为这样的过程,必将利益无量众生,从自我的认识局限中走出来,诚如无尽灯海,重重无尽,无量无边。我们也会因弘法而成就菩萨行。因为实践菩萨行的众生,通过方便的精神洞察世间的苦难,种下无量智慧的种子,让无我的证量,超度每个人心中的黑暗与忌妒,从而委屈自己,照亮世间。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如菩萨一样传染利益众生的疾病,从而使利益众生的行动,遍布世间的每一个角落,只要需要,菩萨就会出现。弘法这样一种方便,必然是众生所需要的,当然是不能迷失方向的“根本”。

    三、佛教的当务之急

    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拥有的因缘比任何一个时代都更加优越,无论是社会发展的环境,还是佛教所拥有的资源。且不说,佛教经典的完备应当备加珍惜,如义净三藏所说:“后人不知前者难,往往讲经容易看”;加之电子传媒、网络弘法更加简洁明了;还有中国大陆几十所佛学院的设立与培养僧才的成效,都应当担当尝试弘法实践,一个全面提倡弘法的因缘正在成熟。

    记得2008年,中国佛协组织了讲经交流活动,至少是一个契机,提升弘法人才的素质,并且创立一个特殊环境,使更多的佛教徒形成广范的共识,邪见邪教才会得到扼制,当然还有修行的方向不会偏离轨道。

    我们所弘扬佛法的内容,应当紧紧维系《大涅槃经》所倡导的标准:“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因为“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虽然善知识难遇。而善知识必然要对弘扬正法负责!

    当然,我们可以欣赏许多高僧大德的弘法经验和实践,但我们自身也需要担当和行动,通过弘扬佛法这样一种方式,需要在利他中完成自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