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农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节”,千百年来,民间也将这一日俗称为中元节、鬼节,从而流传演变为祭祖、敬鬼的日子。然而在佛教中,这个日子的由来和孝道极有关系,身为佛子更应以佛法的慈悲、智慧,将心念转为正念,在这一日寄托对逝者哀思的同时,更要谨记父母的恩德。

 

    据《佛说盂兰盆经》载,佛陀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是个大孝子,他初证六通时,用天眼观到亡母投生饿鬼道,卒年难遇饮食,皮骨相连,就用钵盛饭给她吃,结果还未入口就化成火炭。

 

    目犍连悲痛万分,向佛陀求助。佛说,汝母罪根深结,曾有五百世的悭贪,你一人的力量不够,可于七月十五日十方僧众自恣时,准备饭百味五果等,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则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在佛陀的亲自安排下,目犍连的亡母于当日就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盂兰”两字,意为“解救倒悬之苦”。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深入佛教经典才了悟,佛教的孝道内容全面而圆融。

 

    1.佛教强调父母恩重,应知恩报恩。

 

    父母恩是佛弟子“上报四重恩”之一。

 

    《心地观经·报恩品》云:“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世间速疾唯猛风,母心一念过于彼……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本事经》云:“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担母,尽其寿量,曾无暂舍,供给衣食,病缘医药,种种所须,犹未能报父母深恩”。

 

    2.佛说:孝敬父母功德无量,不孝敬父母是重罪。

 

    《末罗经》云:“如地积珍宝,上至二十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

 

    《四十二章经》云:“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

 

    《杂阿含经》云:“如汝于父母,恭敬修供养,现世名称流,命终生天上”;

 

    因此,七月是佛弟子的孝亲月、报恩月,七月十五则是孝亲日、报恩日。

 

    3.佛教重视对现世父母的孝养。

 

    近代的太虚大师提出“依人乘趣向菩萨乘”的“人生佛教”思想,他有诗云:“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印光大师也强调要“敦伦尽分”,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尽其人道之分,否则修出世间法如欲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坚,必至未成而坏”。

 

    4.佛教的孝道不仅在

您的位置:主页 > 法讯指南 > 募缘乐助 > 正文

天光寺万佛塔捐助方案

发布者:能照   来源:天光禅寺


 

  万佛宝塔造价功德金: 贰仟捌佰万圆

 

  宝塔功德细分:


  慈云功德: 每份叁佰圆


  慈济功德: 每份壹仟圆


  自在功德: 每份壹仟伍佰圆


  如意功德: 每份贰仟圆


  (每人可认捐一份或多份,功德芳名镌刻于塔后功德长廊之功德碑上)


  塔刹功德金:          贰佰万圆(刻名)


  宝塔亮灯功德金:     贰佰万圆(立碑刻名)


  塔后功德长廊功德金: 壹佰万圆(立碑刻名)


  塔柱功德金:         拾万圆/根(共四十六根)


  塔门功德金:         拾万圆/扇(一层,共四扇门)


  塔门功德金:         伍万圆/扇(二层—七层,共二十四扇门)


  抱柱功德金:         伍万圆/副


  塔匾功德金:         伍万圆(已捐助)


  功德箱功德金:       壹万圆/个(共二十八个,刻名)


  风铃功德金:         伍仟圆/只 (共32只,刻名)全部已捐助


  塔周边佛像功德金:   贰万圆/尊(共五十六尊,刻名)


  宝塔万尊玉卧佛供奉功德方案


   层数         供奉数量         功德善款


  第一层       1680尊          叁仟圆/尊
 

  第二层       1560尊          伍仟圆/尊


  第三层       1368尊          捌仟圆/尊


  第四层       1296尊          壹万圆/尊


  第五层       1188尊         壹万伍仟圆/尊


  第六层         833尊          贰万圆/尊
 

  七层塔顶      999尊          叁万圆/尊

 

  宝塔地宫灵位供奉功德方案


  先人永久灵位供奉区(二人):壹万圆----伍万圆


  家族祠堂式供奉区(多人):伍拾万圆----壹佰万圆